而天子脚下的老北京不敢选用三月十九,于是前移至二月初一的中和节祭祀,参拜时以太阳糕为供品。太阳糕的形制,晚清八旗子弟富察敦崇的《燕京岁时记》有记载:“以米面团成小饼,五枚一层,上贯以寸余小鸡,谓之太阳糕。”入关三百年后,满人对此早习以为常。而太阳糕在北京民俗除了祭神,也用于亲人忌日,由是仍可窥见崇祯的身影。

另一边厢,清朝坐稳江山后访求朱明后裔,得朱之琏,雍正时封为一等延恩侯,世袭罔替,其职责之一是春秋两季祭扫十三陵。辛亥革命,溥仪退居紫禁城,贫困潦倒的末代侯爷朱煜勋仍以遗臣自任。不久,冯玉祥将溥仪驱至天津,朱煜勋竟勉力凑资到天津叩见。难怪溥仪的洋老师庄士敦(R. F. Johnston)对他印象颇佳,称许其有礼貌、有自尊。

北伐后,溥仪前往东北,朱氏并未追随,而是受国府委任为明陵保管委员。也许朱氏窘乏过久,被控监守自盗,国府唯有撤销其职务。祖籍镶红旗、早年与朱煜勋有过从的台湾美食作家唐鲁孙,曾回忆朱氏善于做太阳糕:“这位延恩侯朱煜勋所捏的大公鸡的影子,总是在我的脑海里晃荡几次呢!”可见朱氏心中大概并未忘却过去。如今,太阳糕在北京街头已寥寥罕见。但若有幸品尝,且勿嫌弃,因为那般“淡而粗劣”(唐氏语),大概就是历史和神话的原味。(摘编自大公报)

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…66833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